走過癌症,展開人生新紀元


凌予

2010 十月 05

2007年五月,三十五歲的我正拚命準備公職考試,沒想到幾次書寫整理筆記近十小時後,感到肩膀與整條右手臂脹痛不已;又連續二個月生理期時,下腹比以往絞痛數十倍,簡直痛得快要死掉,趕緊到婦科內診,才發現右側卵巢有一顆三、四公分的水瘤,內有實體約一公分,到大醫院做了CA-125血液檢測,結果數值為58(正常值為35),懷疑是卵巢癌;同時,我右側胸部繼續發炎腫痛,我警覺乳癌與卵巢癌的致病因子都是荷爾蒙,驚慌失措地至乳房外科進一步檢查,醫師隨之診斷為乳癌!

六月十八日我在台南奇美醫院進行乳癌手術之後,歷經半年化學治療、30次放射線治療,同時展開了身(中西醫及營養運動調理)、心(幽默樂觀與正向信念)、靈(精神力與藝術創作能量的支持)整體治療,不到一年體力恢復才投入工作,卵巢內莫名腫瘤也於治療後半年即告消除。

以下是我對癌症的看法,以及「走過癌症,創造個人新紀元」的經驗談,與病友們交流、分享。

破除癌症的恐懼與迷思
當我知道自己得了乳癌時,一時間有如天崩地裂,根本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也不敢告訴家人,還四處去詢問支持自然療法的人士,延遲了一個禮拜才開刀,差點延誤了治療時機。後來,我看了一些專業資料,才了解原來乳癌是一個全身性疾病,如果不及時手術處理,很快會轉移至肺、骨頭、腦。

一旦得知自己罹癌,就如同被宣告得了「不治之症」,這個念頭是當下最直接的衝擊!因為我們總是在電視上看到那些癌末患者,臉色黯青、身形瘦削、頭頂光秃、精神萎靡的樣態。因為平時我們沒有接受關於癌症的正確資訊,也難怪會對癌症這麼恐懼了。

然而,就現代醫學而言,癌症只要及早發現並治療、飲食調理得當,加上積極樂觀的心情態度、有恒運動維持體能,非末期癌症是有極大可能被治癒的(或延長壽命提高存活率)!甚至重度癌患亦能有品質、有尊嚴的走完人生的旅途。

我覺得對於癌症較真確的說法是:「癌症」是一個複雜的全身性疾病(有的稱之全身性中毒、營養缺乏),罹患癌症可以視作一個人生的轉捩點,提醒自己省視人生態度、生活習慣、工作與環境壓力、生命價值..等等,透過不同的思考轉化,在身心靈各方面不斷修正並提升,必可走出比罹癌前更高品質的生活、更積極正向的人生觀、更充實活力的精神、更自在的面對人生種種困境課題。

生老病死本是人生常態,癌症或重大疾病,是讓我們重新認識生命的價值及意義,展開屬於自己人生的「新紀元」。得了癌症並不代表人生到了終點,台大李豐醫師得了重度淋巴癌曾被宣判頂多只能活半年,但她靠著每天持續運動、吃清淨蔬食,卻至少多「賺」了三十年、三十五年!我們要去了解癌的多元複雜(如侵犯性程度、細胞分化情況),並讓自己產生應對這「癌」更多的智慧、耐心與信心。

我深覺得了癌症一定要經常搞笑,在病中搞笑,在與家人相處時搞笑;對癌細胞搞笑,對治療副作用搞笑!笑,能使身體每一個細胞振動,使每一個缺氧的癌細胞,因吸入氧氣而轉化新生成正常細胞;笑,能趕跑體內廢氣,讓每個細胞都感染了陽光快樂活力,振奮不已!

搞笑,這是一種非常正向積極的生活態度!每天向「癌老大」問好、想想如何修理「化療腦」!你可以向好奇的小孩說戴假髮是因為「頭」壞了!將生病中的所有元素擬人化,創造賦予新名詞,增添生活中的樂趣與笑料!

藝術、文學與自然是療癒的希望
我們在身體上配合種種治療,維持體力、注意充足營養,在心靈、心理上也要獲得滋養。我在手術之後,隨即開闢了《女媧生命史.乳癌新紀元》部落格http://blog.roodo.com/yuchaitsai/,經由繪畫塗鴉,不斷地釋放出「情緒」;經由書寫,讓自己釋出壓力,朝正向思考,最後必然能為內心找到一個平靜安頓的所在。

藉由繪畫、文字,我慢慢釋放情緒、壓力,達到「靜心」、「內在的安頓與平衡」。一年後我舉辦【重生】生命畫展,並將這些文字記錄與繪畫作品集結出書:《癌來,我是素人畫家;從重症逆境中成長的身心靈滋養寶典》。

此外,我以為在生病中,若找到一個「自然場域」,去記錄自然四季生生不息的循環,將有助於活化我們的生命意志。我即在桃花心木樹林中,從斷臂殘枝看見樹木蛻變生長的勇氣、大自然孕育新生的希望、回歸整體與融合整體的和諧感。沈浸於藝術、文學、宗教、大自然,可以讓人淨化心靈,帶來「身心靈」整體的療癒希望。

「重生」展開不凡的生之體驗
從小到大,面臨四次與死神擦身而過的深刻經歷,直到罹患癌症,我終於與死神正式交戰:我用畫畫、文字書寫,治療、自療,割出傷口,淌出鮮血,再修補傷口。

醫學上將癌症分期、估算存活率,好像得了癌症就要很僥倖自己多存活了幾年。不甘於此,我創造「癌後新世紀」,締造「昭娣年號」取代「癌的存活率」,擔綱自己人生的「一代女皇」、「最佳女主角」,以樂觀、幽默的筆觸及積極的行動,滾動更強大的生命力。

就像在《恩寵與勇氣》(崔雅&肯恩合著)這本書中所說:「如果我的身體長期處在健康狀態,還能不能擁有眼前這份利如刀峰的覺知,和集中於一點的專注力?在癌症的壓力下,原有的限制反而有了突破,新的創造力也被激發了。」

「得了癌症,我的人生才真的被啟動。」我深深覺得:得了癌症,人生並非從此「全無」、「全毀」、「了無希望」,而是展開了另一場與眾不同的生命之體驗與創造之旅!以此與所有癌友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