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篩檢在心理社會方面議題探討


台北榮總護理部 陳珍珍

2007 五月 17

癌症篩檢的目的是什麼呢?是在癌症早期或還沒發生時, 可以藉由癌症篩檢及早做預防與控制並防止其惡化。癌症篩檢的標準有哪些呢?
(一)癌症所造成的健康問題會影響到大多數人。
(二)在發病前就可以被監測到而且可以有效地治療。
(三)篩檢的過程所牽涉的範圍小、危險性低且可明確的將想辨識的目標辨識出來。
(四)做篩檢追蹤或結果前一定必須要獲得癌症病患同意。

美國癌症學會(ACS)專家對特定癌症篩檢的所做的建議是,希望能在包括:乳癌、子宮頸、攝護腺癌、直腸癌等癌症中找出共通性與可行性 。在黑色素瘤(melanoma)的篩檢標準上,最近有一些個案疾病管制的學者發現『自我檢查』可用來降低疾病的致命性,但在肺癌及卵巢癌目前仍尚未有進一步的篩檢流程。健康信念模式(Health Belief Model )已經被廣泛使用在乳癌篩檢實務及其他癌症如:子宮頸、癌前列腺癌、直腸癌等)的研究,健康信念是由以下四個要素組成:

(一)自覺罹患性(perceived susceptibitlity)是指個人罹患疾病的感受。
(二)自覺嚴重性(perceived severity)是指個人對罹患疾病之嚴重性的感受,常因人而異,且可由罹患疾病嚴重性,同時也會考慮該疾病對工作、家庭生活及社會關係所造成的影響。
(三)自覺行動利益(perceived benefits)是指自覺罹患性及自覺嚴重性固然會使個人想採取行動,但不一定會去做,因為個人要確信所採取的行動可以有效的降低疾病威脅才會去做。而自覺行動利益是個人對疾病篩檢可接受的信念及其可能採取的行動是否能降低疾病罹患性及嚴重度的主觀評估。
(四)自覺行動障礙(perceived barriers)是指個人對篩檢過程中,可能存在的的障礙評估。綜上述所述,自覺罹患性及自覺嚴重性會影響採取行動的動力; 自覺行動利益及自覺行動障礙則影響個人對最佳行動的選擇,所以經此四個信念可以了解這些人願不願意去做癌症篩檢。

  依照健康信念模式(Health Belief Model ),增加知識應該比增加做癌症篩檢更重要,而且在促進乳房等癌症篩檢行為上是有顯著的意義。影響接受癌症篩檢原因有哪些?
1.沒有徵兆症狀就覺得不需要做篩檢。
2.收入及教育程度與其對癌症與癌症篩檢行為的知識有關,這會影響個人參加癌症篩檢的行為。3.低社經地位較不願意參與癌症篩檢。
4.離看病地點路途遙遠。
5.沒有保險。
6.沒有時間。
7.不方便。
8.心理有障礙,如:擔心接受檢查會不舒服,害怕知道結果,過度擔心焦慮等上述原因皆會導致不願接受癌症篩檢。
如何讓這些有較高危險性的人願意參與癌症篩檢?要讓這些有較高危險性的人願意參與癌症篩檢的方法包括
:1.有醫生向其說明解釋需進一步做癌症篩檢檢查。
2.收到一些郵寄傳單及講義或相關資訊。
3.收到提醒的信件。
4.住在居家附近的親朋好友曾接受過癌症篩檢行為。

有家族病史者其精神的壓力較大,比較有挫折感,較容易間接影響其接受癌症篩檢的參與度。心理壓力大的人較不願接受癌症篩檢,『會診與接近』( counseling approaches)方式用在較年輕婦女做乳房癌症篩檢上,可以減少不安並促進其生活品質。另外,全責照顧醫生是一個重要角色,能將病人與醫療體系做一聯結。史密斯與史克華特滋(Smith and Schwartz)認為個案的壓力因應技巧與防衛機轉方面,社工是最能與個案聯繫並鼓勵他們早期參與檢查程序的人。

早期的研究發現老年人、少數民族及社經地位低的人其願意接受乳房攝影篩檢意願較低。低社經地位的少數民族常在發現症狀後延遲就醫,往往被診斷出疾病時已經是末期,導致存活時間較短。Hollimanb認為影響黑人使用健康照顧的障礙包括三方面:1.醫療人員對黑人的歧視與偏見。2.沒有黑人的醫療人員,非裔美國人不願意接受早期治療疾病。3.因為醫生不願意到貧窮地方服務,以致於醫療照顧較少。針對以上各項因素,以致於少數民族缺乏意願去尋求醫療資源,直到疾病嚴重時才看病。針對這些病人在照顧上要考慮到語言、價值、讀寫能力、風俗習慣、鄰居及民族性等。

針對癌症篩檢應該從哪些方面介入呢?
1.以社區為基礎的處置:希望能增加貧窮老人或非裔的美國女人等參加癌症篩檢的意願。護士在社區可針對乳房與子宮頸癌做進一步篩檢並提供教育的宣導與宣導正向意義。除此外家庭與朋友同事是最好的媒介,做角色扮演,說出一些個人的故事或利用當地媒體報紙、衛教小本子或於候診區提供健康衛教錄影帶亦是很好的方法。

2.以醫師為基礎的處置:增加醫生與相關健康照護專家對高危險群癌症篩檢的知識與認識。在電腦鍵入系統提醒全責照顧醫師,具高危險性者所需做的檢查如大便潛血、乳房攝影及子宮頸抹片檢查等以利篩檢。藉由移情理論模式 transtheroreical model(TTM)的行為改變對得知如何增加癌症篩檢是個可行的策略。TTM已經成功被使用在個人促進健康行為上 (如停止抽菸及作乳房篩檢)。希望參與癌症篩檢的人越來越多,更能深入了解與探討為何特定的這群人不願接受癌症篩檢,設法協助降低障礙感,增加尋求醫療資源的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