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最後一堂課


陳明翰

2006 十月 06

山崎大夫在1983年過完34歲生日之前,一直把對癌末病患告知病情看成禁忌,即使病人之死指日可見,仍努力為他延長一分一秒的生命,但在他乘船離開日本之後,他看到了改變一生的書~伊麗莎白庫布勒羅斯所寫的ON DEATH AND DYING,當時他所受到的衝擊,大到令他以為自己全身血液都在倒流,他到那時才了解為何自己在為病人盡全力做了治療,卻仍會為病人的死亡感到空虛、良心受譴之緣故。他從此極力提倡「救治無益,則須安寧照護」的現代醫療觀念,並主張醫師應該在適當時機告訴病人真相,且讓他們對於不同的癌症治療方式能有自動選擇的機會,更應讓無法救治的末期患者有其選擇安樂死或尊嚴死的權利。

書中寫了十幾篇文章,描述山崎醫師從醫以來印象較為深刻的實際發生的故事,比較起來,知道病名的病人顯然較一無所知的病人更能與親人在深刻不含虛偽的交流中,度過一段極具意義的生命尾聲。可知醫師如都能站在病人的立場去替病人著想,那麼,照自己的意思去迎接自己的死亡並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對癌症末期病人而言,如有設備完美的“安寧病房”~這不是病人邁向死亡的地方,而是一個讓人在最後關頭猶能尊嚴而活的地方,他們可以不必感到孤獨,並能實實在在感覺到有人相信他、愛他、與他靈犀相通,他們更因此得以面對死亡、超越死亡、活出神采。

本書中“給兒子的一封信”提及罹末期癌的父親表示自己對家人的愛,使他找到了不害怕死亡的原因,因為能夠使人超越死的,既不是勇氣,也不是放棄,而是“愛”。支撐安寧病房的力量,不必贅言,當然是「愛」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