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移性大腸直腸癌的標靶治療


三軍總醫院腫瘤科 高偉堯主任

2008 七月 21

由於分子生物學的進步,癌症形成及惡化的分子機轉得以被掲露,間接也促成了標靶治療的研究及發展;由於該治療方式攻擊的標的是專門表現在腫瘤的分子,因而對正常組織的傷害很少,標靶治療法產生的副作用相對的比傳統的化學治療少。最近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批准兩種新藥 Cetuximab (Erbitux)及Bevacizumab (Avastin),皆屬標靶治療應用在大腸直腸癌治療的突破。


上皮生長因子受體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EGFR) 一但被活化就可啟動細胞內訊息傳導,進而調控細胞分化、增殖、移行、血管生成及凋亡;約60-80%的大腸直腸癌表現EGFR,而該基因的表現與腫瘤預後不良有關。Cetuximab (Erbitux, Merck and Imclone Systems)是一對抗EGFR的單株抗體。

今年七月份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報導,針對irinotecan有抗藥性的大腸直腸癌病患,給予cetuximab 及irinotecan比單獨使用cetuximab療效好﹐在cetuximab 及irinotecan組比cetuximab組整體存活中數(8.6月對6.9月),客觀反應率(22.9%對10.8%)﹐無惡化期中數(4.1月對1.5月)方面皆較佳,該結果顯示cetuximab可能可以克服irinotecan的抗藥性。當使用cetuximab 及irinotecan、fluorouracil、folinic acid(IFL)為治療轉移性大腸直腸癌(表現EGFR者)第一線化學用藥時,部分緩解率約44%。使用cetuximab常見的副作用包括類青春痘紅疹(5.2%)、虛弱(10.4%)、腹痛(5.2%)、噁心及嘔吐 (4.3%),出現過敏反應機率約3.5%,血液方面毒性極少。

血管內皮生長因子(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 VEGF)是控制新生血管生成重要生長因子,如能阻斷VEGF的作用而減少腫瘤新生血管生成,則好比切斷腫瘤的補給線,進而導致腫瘤的縮小。 Bevacizumab (Avastin; Genentech Inc.; South San Francisco, CA)是對抗VEGF的單株抗體;今年六月份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報導針對813位未曾治療的轉移性大腸直腸癌使用Bevacizumab標靶療法臨床試驗的結果,Bevacizumab (每次使用劑量為5 mg/kg,每兩週靜脈注射一次)合併使用IFL (irinotecan, fluorouracil, leucovorin)化學治療比單獨使用IFL來治療轉移性大腸直腸癌成效好;Bevacizumab及IFL組比IFL組於整體存活中數(20.3月對15.6月),客觀反應率(44.8%對34.8%)﹐及無惡化期中數(10.6月對6.2月)方面皆較佳。整體而言Bevacizumab可增加IFL化學治療所帶來存活期延長的優勢;使用Bevacizumab主要的副作用是高血壓(第三級高血壓11%對2.3%)及栓塞(19.4%對16.2%)。

目前Cetuximab及Bevacizumab已被證實可延長轉移性大腸直腸癌病患的存活期,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已核准該藥為治療轉移性大腸直腸癌的第一線用藥(須合併化學治療)。但Cetuximab (Erbitux)及Bevacizumab (Avastin)用於手術後的大腸直腸癌的輔助性化學治療尚待進一步證實。未來這類標靶治療藥物的運用除了與化學藥物合併使用外,是否與放射治療、免疫治療及其它生物標靶藥物合併使用以改善療效是值得進一步研究的方向。